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财神爷心水论坛 > 非门 >

海都深读:古城城与门 揭开泉州三座城门复建秘史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非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古城的最内,是子城城墙,建于唐朝、五代。罗城,是包围子城的外城,唐末、五代开辟7个城门。南宋、元代扩城,叫新罗城。明朝,新罗城上开新门小东门(制图参考《泉州古城区图典》)

  闽南网10月13日讯 “鲤城要壮大城市经济,拓展发展空间,谋划古城复兴,优化城市管理,保护开发好古城核心区,进一步增强发展后劲,完善提升中心市区功能。”在日前举行的2015年全市工作检查中,泉州市市长康涛就鲤城下一步发展,作了针对性点评。

  今年9月初,泉州市城乡规划局的一次方案评审会,让泉州古城、城门复建等话题,再度成为大众关注的热点。

  横亘1300多年岁月长河的泉州古城,在1982年,成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24座历史文化名城之一。2001~2004年间,朝天门、临漳门、泉山门先后复建。

  历史上的泉州古城,是府、县治所,明后期及清实行铺境制,城内以城墙为基本范围,还有附廓,城区分“隅”,“隅”下分“铺”,“铺”下分“境”,铺境文化积淀丰富多彩。

  泉州是闽南地区最早设置行政建制的州府,泉州古城区是省、市两级确定的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区示范园区。当下,一个立足于古城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努力发展古城文化创意产业、文化旅游产业的建设规划,渐次展开。

  本期海都深读,我们将借助现有史料和专业学者,梳理1000多年的古城成长脉络,竭力再现古城年代岁月;带着所有人的好奇、疑惑,探访已复建的三座古城门,拜访那些参与复建的人,一起来一场久远又真实的复建揭秘,看看它们的现状,展望古城的未来。

  踏访泉山门、朝天门、临漳门这三座城门,您便可与泉州唐五代、宋元、明清三段历史撞个满怀。这三座城门结合本世纪初新门街、北门街改造,是当年市委、市政府的集体决策。尽管建设时间仅10多年,但却是“依史有据、存古存真”的百分百的古建筑,复建中完全按传统的做法,遵循传统的规制,大量采用旧石等旧材料。

  三座城门的复建,为泉州历史文化名城添砖加瓦,也让今朝后人有幸目睹这些气宇轩昂的古城楼风采。诚如负责这三座城门复建方案设计人员何志榕所言,“古迹的复建,实际上是维持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种载体,三座城门的复建,使得泉州历史文化名城这几个字,有了相应的标志,否则就是有名无城”。

  连日来,海都记者实地探访了这三座城门,多方采访了当年各城门的建设人员、方案设计人员、指挥部人员等,揭开这三座城门的复建秘史。

  翠色掩映的飞檐翘角,和车水马龙的现代街道一起,构成一幅犹如穿越时空的泉州古城景观。

  76岁的曾老先生,在初秋的午后,循着手中的地图,找到了朝天门。他站在爬满绿色藤蔓的朝天门门洞中,在洞内并不算明朗的光线里,静静地仰望着。这位来自厦门的古稀老人,特地来泉州观光,想要一探古城建设的脉络。止步于门洞之中,他说,他想听听,城墙里藏了多少关于这座古城的故事。

  据记载,朝天门始建于五代南唐。是当年的清源节度使留从效拓建罗城的时候创建的,历代均有修葺的记录,直至20世纪20年代被拆毁。2002年时,泉州市人民政府依照宋元旧制重建。万事开头难,作为泉州第一个进行复建的古城门,朝天门的建设过程,难的就是“第一次”。

  年近古稀的黄传泰,是当年复建朝天门的项目经理。如今,已经退出一线的他,对当年朝天门建设工程的几次停工,依然记忆犹新。

  黄传泰回忆,他们工程队中标的时间是2000年的夏天,因为是第一个进行复建的城门,市民的关注度很高。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对于城门应该如何复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在你来我往的观点交锋中,出现不少意见相左的情况,方位和朝向问题成了最大的争议点,“造成有些混乱的局面,让朝天门建设进度一度搁浅”。

  时间久远,且无详细资料可考,黄传泰记得,工程停下了半年左右。为了更近距离地接触古城墙,使大家的意见更为统一,当年的建设班子以及相关的专家,开始了外出实地考察。苏州、杭州、南京等地,他们几乎都走遍了。最后经过反复讨论,并通过事先“搭竹架墙”征求方位意见的方式,朝天门拱门的朝向问题才算最终敲定下来,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朝天门的拱门一侧通往清源山方向,一侧通往北门街方向。

  城门城墙要做得古香古色,石材的选择是关键。为了确保朝天门的“韵味”,所有建造的石材,几乎都是老旧的石头。这些石材从惠安、南安、晋江各地搜寻而来,成为朝天门的墙体主体。但是在修建拱门部分时,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各地所收集来的旧石料,并没有可以制造拱门的材料,必须重新购买和定制。由于拱门石材的制造工艺比较特别,需要量身定做,在等待石材完备的这一过程,朝天门的建设又暂停了一段时间。

  黄传泰说,除了拱门之外,整个朝天门几乎都是用老旧石材打造的,与仿古建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他,印象最深刻的仍然是关于朝天门和市民争鸣的故事:“工艺并不是最难的,难的是第一个”。

本文链接:http://chondriac.com/feimen/2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