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财神爷心水论坛 > 非均匀有理 >

教授也不必拘泥于“有理不在声高”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非均匀有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对于最近媒体关注的环保记者维权一案,(本人作为当事人之一)看到一位陈家沛网友写的《教授何必将自己变成泼妇》的文章,觉得似乎有一定的道理。这种看法可能代表了相当多的网民的意见。因为,媒体新闻记者的报道内容,很容易就把公众引导到这种思路上来了。然而,很多长期关注科学与伪科学,环保与伪环保斗争的网友,对此事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很多人曾给我打电话、发邮件,表示支持和鼓励。为什么网友之间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不同呢?原因在于大家对事件的了解深度不一样。

  一般的网友,不太了解情况,看到记者具有倾向性的报道,自然会有陈家沛网友那样的看法。但是,了解了整件事情历史的网友,不会被记者的新闻宣传所误导,所以,才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和意见。这就是新闻记者能通过选择性的报道,控制舆论的优势。

  首先,章轲认为我的是谩骂,我认为不是谩骂,而是调侃式的揭露和批评。当然,为了不让大家了解得太清楚,新闻报道的记者故意没有发表本来就很短的《社会不需要无知无耻的绿色人物》的全文,而只是摘录了一些内容。这就很容易让读者浮想联翩。而事实上这篇揭露造谣记者的博客短文,当年不仅没有被认为这是一篇谩骂别人的文章,而且,还被认为这是博主对社会高度负责、并且特别适合博客这种媒体传播的调侃式风格的好文章。同时该文章还曾得到了一些网站的推荐和转载。所以,我建议对此事关注的网友,不妨先去读几篇有关我与伪环保争论的文章。很可能就会与那些熟悉我的网友以及博客管理员们,产生同样的看法。

  一般来说,陈家沛的网文说得都非常有道理,他说“鲁迅先生早就说过“恐吓和辱骂决不是战斗。”面对章珂的一篇评论文章,张教授是不是认为有必要进行战斗?就算有那必要,也不应该是如此的战斗法,有理不在声高,用你的专业知识,说出你的高见,让姓章的哑口无言,无地自容,再不敢信口开河,那才是本事,才是战斗的起码方法,而只顾自己说起来痛快,说出许多跟文章根本不沾边的确带有有侮辱人性质的话,不仅对人造成伤害,也跟一个堂堂大学教授起码的身份与修养太不相称,那就不仅是不尊重别人,其实也是对自己的不尊重,实在有些让人觉得遗憾。”

  不过,陈家沛网友把那些伪环保记者想得太善良了,而且还忽视了一个现实,那就是记者有着常人所没有的话语权,而我们学者并没有公共话语权。对那些伪环保造谣的记者,开始我的做法,也曾经和陈家沛网友设想的一样,想“用你的专业知识,说出你的高见,让姓章的哑口无言,无地自容,再不敢信口开河”。但是结果如何呢?你发给他们的反驳稿件石沉大海;你撰写的文章无人问津。把这些学术观点发表到学术刊物上去吧,一方面学术界同行觉得没有什么价值,另一方面学术期刊的出版周期,远远不能和新闻媒体对等。等到公众看到你揭露、批驳的观点,谣言早已经对不上号了。例如,在有关怒江开发的问题上,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们很多专业人员的声音根本就无法在社会上发出来。最后形成全国甚至全世界都被为环保记者编造的谣言所欺骗的悲惨教训。

  现实教育了我们必须要改变对“有理不在声高”的看法。具体的理由请参看我的文章《揭露、批判伪环保 有理也要声高》。看过之后,也许陈家沛网友也会像那些了解我、支持我的网友一样了。现在,陈网友强调鲁迅的话“恐吓和辱骂决不是战斗。”,这说明陈网友可能还不太了解我的文章的具体内容。也可能是对贬义形容词的应用存在认识误区。文章中具有一些贬义的形容词,绝不能就说是“恐吓和辱骂决”。我的文章中所有的贬义形容词,不过都是在指责绿色人物的“无知和无耻”。难道“无知无耻”这个词不能用吗?我看未必。不但能用,而且有的时候还非要用它不可。特别是在揭发些恶意造谣的假新闻的时候,不用它反倒难以准确的表达意思。2008年4月16日,人民日报的中国政府网页上,用醒目的大标题说《CNN主持人毒言辱华,无知还是无耻?》,我们能不能说中国政府也是在“恐吓和辱骂”CNN的主持人呢?

  除此之外,博客的传播特点与常规媒体有很大的不同。在揭露阴暗面的调侃文章中使用某些像无知无耻这一类的立场鲜明词汇,更容易吸引读者的阅读。我的《社会不需要无知无耻的绿色人物》仅仅是博客文章,而不会正式发表在刊物和网站上。这也是我们没有话语权的学者,为了增加宣传的效果对抗造谣记者的无奈之举。同样的问题,我也写过一篇《追问:2007绿色人物评选的结果讽刺了谁?》文章在一些网站上发表过。那篇在网站上正式发表的文章,虽然同样还是指责了造谣记者的无知和无耻,但是,由于不具有调侃的风格,别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然而,就揭露谣言宣传的实际效果来看,博客上的调侃文章的效果要比正常网站发出的正常文章还要大得多。

  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再坚持,我们应该有权在博客上发表一些调侃性文章的根本原因。因为这是现代网络技术赋予我们民众抗衡“无冕之王”利用特权造谣惑众的最有效方式。同时,我们大家也不要低估了广大网民和网络管理员的水平,真正“出口成脏”撒泼辱骂的博客不仅会受到管理员的限制,而且就是发出来也会使作者自取其辱。然而,我的《社会不需要无知无耻的绿色人物》一文,根本就不是侮辱谩骂的文章,而是用调侃防方式揭露造谣者的好作品,所以,才会得到一些网民的喜欢,所以才会被传播,所以造谣者才害怕。

  关于我的《社会不需要无知无耻的绿色人物》中的最后一句“难道我们中国的环保事业,还真是要成为弱智人成名的事业?”,是有具体前因所指的。只有关注我的作品的人才知道这是什么含义。现在,既然大家想知道这句话是不是在辱骂人,就请大家先去看看《总统与女村长》这篇文章。

  总之,我觉得现在的大学教授和知识分子已经不能仅仅拘泥“出口成章、温文尔雅”的做人了。高速发展的科学技术让当代的伪科学、伪环保骗子们已经越来越猖獗,例如近来的一系列食品安全问题,很多情况下恐怕只有教授和知识分子出来说话,才能揭露骗局。我们当然非常希望自己总是能“出口成章、温文尔雅”的揭露骗子。但是,当“出口成章、温文尔雅”的揭露骗局,已经明显不能起作用的时候,你是继续要坚持你的“出口成章、温文尔雅”的教授形象呢,还是以本着对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坚持向公众传播科学真理呢?我已经选择了后者,所以,我认为当今的教授也大可不必拘泥于“有理不在声高”。

本文链接:http://chondriac.com/feijunyunyouli/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