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财神爷心水论坛 > 非均匀有理 >

冀宝斋的官牌子从何而来?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非均匀有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一个号称“最大”的民间博物馆,一个敢于为“三英战赵云”义正辞严辩驳的“文化单位”,一个充斥着“炎帝造瓷”的古董收藏者,冀宝斋,竟然能够拥有国家级、省级、设区市级的“官牌子”。而每一个官方认可的背后,都有着一套“严格”的流程,那么,它们又是如何被“攻陷”的?

  而今,媒体和网民的舆论焦点都集中在调侃冀宝斋博物馆藏品奇葩、雷人上,又有多少人注目冀宝斋的赝品堆中藏着哪些“真实的谎言”?

  在冀宝斋博物馆里有一件藏品为《三英战赵云葵口盘》,而在历史典故《三国演义》第五回为“三英战吕布”,有专家直指冀宝斋文物造假行径,对此,冀宝斋博物馆总顾问魏英俊回应称:“赵云和刘关张最早不是一伙的,刘备帮袁绍,赵云是袁绍的对头公孙瓒手下,他们就没打过?不打过刘备怎知道赵云是好小伙。调侃这个的都没文化。”

  而“中藏网”的一篇文章更是摆出同仇敌忾的态度,直指马伯庸污蔑冀宝斋博物馆,“是借刀杀人,搞掉眼中钉——冀宝斋博物馆”,甚至祭出阴谋论的大旗,称“这次一个八〇后的一篇歪文在同一天被各类媒体相继传播,如沒有人精心策划是很难想象的”。

  而冀宝斋的馆长和顾问们对于“炎帝造的瓷器”、“晋朝的五彩瓷”、“长孙无忌用过的盘子”这些让人好笑又可气的拙劣赝品摆出了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态度。

  在冀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网上可以查阅到的信息显示:冀宝斋博物馆至迟在2013年3月已被河北省冀州市旅游局列为重要旅游景区。在公开的“冀州市旅游单体资源概览”中冀宝斋名列第5位,号称“由冀州市冀州镇二铺村投资6000万元建设,属二铺村集体所有……藏品的时间跨度由远古至明清,其中上等级的文物众多,有一批藏品被专家誉为“国宝”级文物 ,是展示我国传统文化文明古国光辉历史的重要实物场所。珍贵的历史文物,证实着中华民族5000年古老文化的源远流长,讲述着中华民族的不凡历史,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极佳场所。”

  冀宝斋展品虽被疑为赝品,当地政府在事发后更是撇清该民间博物馆并未经过文物部门审批,但曾在博物馆门口挂着的“河北省省级科普基地”、“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衡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及“国家3A级旅游景区”等代表着官方认可的“官牌子”,却都是真实的。简单查阅公开的文件材料可知,2012年7月,冀宝斋博物馆被评为国家3A级旅游区,此前,冀宝斋博物馆已先后成为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2010年7月)、衡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1年10月),最晚近的则是河北省“省级科普基地”(2012年12月),授牌部门分别为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共青团河北省委、衡水市市委、市政府和河北省科技厅。

  “奇葩”博物馆冀宝斋横空出世,不仅仅是因为有些人没文化认清真伪,而在于包括相关部门在内,没人真的把“发展旅游文化事业”的“题材”真假当回事。

  网上无法查阅到河北省对于辖属设区市设置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申报程序的详细规定文件,但通过对公开发布的江苏省太仓市、安徽省合肥市等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申报程序记录,衡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命名在程序上应该相差不多:有拟申报的单位向上级主管单位党委提出申请,经初审同意后再上报至市委宣传部,由市委宣传部会同有关部门对拟申报单位进行检查验收,符合命名条件的,最终由市委宣传部批准,并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命名并授牌。

  而我们针对冀宝斋的情况,对照命名程序必须遵守的,河北省颁布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设施规范》就会发现,《规范》中明文规定的“对于馆藏文物应该“建立科学合理的鉴定制度,组织党史、文物、史学专家和相关人士分级鉴定和甄别。”的程序根本就没有得到严格执行,否则,上述各类专家怎么会发现不了这数以万计的赝品呢?

  与上一条一样,在冀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网和河北省少先队的网站上,我们仍旧无法查阅到冀宝斋博物馆被命名为“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的相关文件,但是却可以翻阅到同在河北省的昌黎烈士陵园被命名为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的官方新闻发布,并可以知道昌黎烈士陵园也是同批175家被命名单位中的一个,而之后并无命名记录,或可推断出冀宝斋也是同批被命名为“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参照昌黎烈士陵园的申请、授牌流程:由当地团县委联合县民政局、县文化局向团省委、省少工委推荐相关单位作为河北省少先队实践教育基地,经过团省委、省少工委组织省内有关专家对其评定。我们可以知道,按程序起码应该有专家评定的环节。

  然而,在新华网7月10日发布的冀宝斋调查文章中,共青团河北省委相关负责人却向记者表示,“颁发牌子时,是地方推荐的,并没有到实地去过,只是觉得这是个给孩子们参与社会实践的场所。”那么,到底孰是孰非呢?

  在衡水市科学技术局网站上公开的《河北省省级科普基地认定方法》文件中,明确规定“省级科普基地由设区市、省直有关部门、单位组织确定并推荐”后需要由“省科学技术厅组织有关专家对申报单位进行评审,评审结果由省科学技术厅审定”,同时规定,省级科普基地分为场馆类、非场馆类、传播媒体类、研发创作类,共四类,博物馆名列场馆类,而且,成为省级科普基地必须达成的基本条件第一条就是“在全省同行业中具有一流的科普业绩,并具有较强的示范、带动和辐射作用。”只是笔者实在不知道遍地赝品的冀宝斋究竟如何展示其“一流的科普业绩和示范作用”?

  不仅如此,在新华网7月10日的调查文章中,河北省科技厅相关负责人还表示,“审批程序首先是市科技局推荐,然后组织专家评审、考察,然而评委中就没有搞文物的,都是搞科学的,专家去了就是听介绍,对展品的真假没有鉴别能力。专家的评价角度有问题,只是想把瓷器的制造技术和工艺进行科普。”

  但是,事实是,由五名专家进行的“评审”,竟然没有发现冀宝斋的展览、展示中根本没有制瓷工艺技术的布展?

  河北省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过去验收看了看,冀宝斋博物馆有体量、有规模,硬件设施、软件服务、交通、游客接待能力等达到标准了,我们就给挂上了国家3A级景区的牌子。” “我们的打分评定不涉及里面的东西鉴定,摆放东西的真假,旅游部门管不了。”该负责人表示,即使里面什么都不摆,作为一个游客接待中心,达到相应体量和服务功能,也可以被评为相应的A级景区,跟里面的东西不相关。”

  但是,根据国家旅游局颁布的《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管理办法》,国家3A级旅游景区由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委托各省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负责评定,“需具有很高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科学价值,或其中一类价值具省级意义。”

  那么,冀宝斋的所谓旅游区究竟具有以上的哪类价值呢?景区考核又是否符合《管理办法》的明文规定呢?

  当一个并不难鉴别的事实摆在面前,又有多少人对真相视而不见?又有多少人明知虚假,却拍着胸脯,努力把假的说成真的?

  在冀州市政府信息公开网上,我们可以查询到冀州市旅游局公开的《关于2012年“五一”旅游黄金周运行情况的调查报告》,其中显示冀宝斋博物馆2012年仅“五一”期间即接待游客就达5000人次。而作为“国家3A级景区”,按照申报的规定,冀宝斋必须满足“年接待海内外旅游者在30万人次以上”的条件,因此,30万人次也可算作其客流量的参考值。此外,冀宝斋博物馆总顾问魏英俊在接受采访时也宣称冀宝斋“近一年内有三四千学生前来参观,接受教育。”可见,即使是2010年建设完成布展之后的冀宝斋博物馆,也曾经有数以十万计的游客曾经见识过其中的“精美”藏品,那么,为什么没人说出来?是因为揭露的声音影响力太小吗?

  在衡水湖管委会综合办公室信息公开网上,我们发现2013年5月29日,某媒体参访团即曾在冀宝斋博物馆参观考察。

  同样,在冀州市发改局信息公开网可以查询到,2011年7月,国家发改委官员、某投资管理公司高管也曾到冀州市参观了冀宝斋博物馆。

  在冀州市科技局信息公开网上,则有2012年10月,河北省科技厅官员与五位省级文化科普专家到冀宝斋博物馆进行实地考察的记录。

  不仅如此,据媒体报道,在冀宝斋博物馆内墙上,还挂着不少领导及各界专家学者与该馆馆长王宗泉的合影。

  然而,在“少年ma”之前,公众并没有听到揭露冀宝斋赝品的声音,这又是为什么呢?

  作家马伯庸的揭露,犹如孩子戳穿皇帝没穿衣服的真相,把冀宝斋裸奔的事实展露在公众视野之中,然而,在这一事件中“裸奔”的绝不只是冀宝斋的经营者和管理者。根据已披露的信息,他们或许有这样或那样的经济动因,但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我们并不想先期进行臆测的“审判”。

  但是,在冀宝斋的一件件赝品堆起来的场面和一块块官牌子撑起来的面子背后,是一个个被突破的明文规定,是基层政府公信力的一步步丧失,笑过之后,我们仍应反思,是什么让基层治理的程序正义如此受到践踏?又是什么让数以十万计的中国人在饱览了“炎帝瓷器”、“三英战赵云”这样的荒诞剧后集体失语?

  冀宝斋是一面镜子,充斥着赝品的它在多年来的显赫,昭示着所谓文化旅游经济的虚妄;冀宝斋的“官牌子”则是一只放大镜,通过它,我们能够更加清晰地分辨出基层治理的处处溃疮,毫无疑问,当程序的正义和民众的是非良知一同失语,无声的社会土壤只能结出如许“奇葩”的果实。

本文链接:http://chondriac.com/feijunyunyouli/310.html